2014年05月21日

调查员“变身”无人机飞手

  从业感悟: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调查员居然会成为无人机飞手。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一些传统的统计调查手段显得越来越“笨拙”,始终坚持学习,才能对不断更新的工作内容驾轻就熟。

  为成都喝彩:高质量发展离不开高质量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科学、完善的统计体系,将为成都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成都的发展,有目共睹;成都的未来,值得期待。

  “高度100米,围绕一个200米×200米的样方来回飞行,10分钟后归航!”日前,在国家统计局成都调查队的办公室里,冯晟臻给记者描述了无人机在现代农业统计调查中的使用情景。这个统计专业出身的调查员,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无人机飞手。“科技赋予了职业新的内涵。”他如是说。

  “事先规划好航线,到农业调查的现场利用无人机航拍照片,再用专业软件将照片拼接成完整的正射投影图像,就可以辨别农作物种类以及测算种植面积。小小的无人机可有着大本事,以前三至五天的工作量,现在几个小时就能完成。”冯晟臻告诉记者。

  “早在2016年开展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之初,成都就开始使用无人机进行遥感测量。”那么,究竟什么是遥感测量呢?冯晟臻向记者解释道,所谓遥感测量,是指非接触的、远距离的探测技术,通过人造地球卫星上的遥测仪器把对地球表面实施感应遥测和资源管理的监视(如树木、草地)结合起来的一种新技术。在农业方面,利用遥感技术可以监测农作物种植面积、农作物长势信息,快速监测和评估农业干旱和病虫害等灾害信息,估算农作物产量,为粮食供应数量分析与预测预警提供信息。

  冯晟臻告诉记者,“目前,遥感测量方式主要分为PDA和无人机测量两种。PDA即掌上电脑,它将纸质表格程序化,并利用GPS定位技术采集调查对象的坐标点。调查人员手持PDA,实地调查中利用网络技术即可实时传输数据。而无人机的使用是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遥感测量中的一大亮点,也是此次遥感测量的重大技术革新。”

  “以往,对于农作物播种面积数据,需要调查人员下田入地开展实地调查。而利用无人机,原来调查一个村三至五天的工作量,现在几个小时就能完成。更重要的是,无人机遥感测量,保证了数据的客观性和可追溯性。比如,以前依靠人力实地调查,得知某个样本村种了多少玉米,多少小麦,但随着农作物的收割,想去检验之前的调查数据是否准确就不可能了。现如今,无人机遥感测量获取的航拍影像可以一直保存下去,供随时查看。”冯晟臻解释道。

  冯晟臻进一步告诉记者,对于悬崖、高山等人工不能采集的特殊区域,无人机也能完成精准采集,调查人员少了翻山越岭的辛苦体验。通过卫星定位,无人机进行航拍,后期用专业软件进行解析,就能知道每一个地块的位置、经纬度、作物种类及面积。

  伴随着以无人机遥感测量为代表的科技力量助力统计,如今,搞农业统计调查的“冯晟臻”们,工作内容早已不再局限于收集、汇总、提交数据。用冯晟臻自己的话说,“我们变成了数据生产者。”

  生产科学的数据,就必须熟练掌握新兴的统计调查方法。“早在2016年,成都调查队就多次派出同事去深圳培训,学习的过程相当辛苦,所有步骤一律按国际标准严格要求,考试通过率也比较低。”就这样,不少像冯晟臻一样的调查工作者,在科技的引领下,“变身”无人机飞手。据了解,经过几年不断的学习实践探索,成都市县调查队共有11人成功拿到了无人机驾驶机长证。

  “合格证等级:超视距驾驶员;类别:多旋翼;空域:隔离空域”采访现场,冯晟臻大方地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证件。谈及这次“变身”,冯晟臻直言,“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工作居然会与无人机结缘。伴随着无人机的到来,传统的调查手段愈发难以适应新要求,我们深感责任重大。”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进行无人机遥感测量,冯晟臻仍心有余悸,“我试飞了三次才成功。”由于当时他和同事们都缺乏实际操作经验,周围又没有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指导,一切都只能靠自己摸索。

  值得注意的是,利用无人机进行遥感测量,与无人机飞行表演不同。在遥感测量过程中,必须事先规划好航线,包括从哪里起飞、围绕多大样方飞行、飞行时长等。不仅如此,无人机飞行成功后,获取了大量航拍影像,后期还需要对影像进行拼接、剪裁、处理、提取和分析。“我和其他拿到无人机驾驶机长证的同事,随时沟通经验教训,互相取经,取长补短,终于对无人机遥感测量全流程驾轻就熟。”冯晟臻向记者感叹,成为无人机飞手后,自己的工作变得科技范儿十足!

  “现在,我们每年都会在小春、大春两个时节,对新都区等成都10个产粮大县开展农作物面积遥感测量工作,用以推算辖区内农作物的面积和产量,无人机遥感测量是重要手段之一。明年,可能还会扩大遥测区域。”冯晟臻开心地向记者表示,如此庞大的工作量,有了无人机遥感测量等先进的统计调查方法和手段助力,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

  据冯晟臻介绍,目前他所在的国家统计局成都调查队4人有无人机驾驶机长证,还有7位分布在各区(市)县。“别看人数不多,能干的活儿可不少,从规划航线到现场起飞进行航拍,再到后期将照片解译成数据,无人机遥感测量的全流程都由我们完成。”

  而在利用无人机进行遥感测量之初,成都还没有专业的无人机飞手,所有涉及该项业务的农业统计调查,都只能采取外包的方式。“成都调查队在2016年聘请了北京的一家公司从零开始培训自己的无人机飞手。近两年又分三批派出11名青年干部职工到深圳、江苏学习无人机驾驶技术,全部成为合格机长。今年开始,我们就能够完全独立自主飞行了。”冯晟臻向记者透露,“最近这几天,我的飞手同事又去学习并重新考取机长证了,因为这个证件两年一审,需要我们不断加强学习。”

  从完全外包到自主飞行,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冯晟臻”们下足了功夫。不仅如此,今年6月,成都调查队无人机团队还利用无人机遥感测量对阿坝畜牧业进行了统计调查。“草原上的规模养殖场,究竟有多少头牦牛,可能连养牦牛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以前人工上报数量的方式自然就不准确。现在通过科技手段,轻轻松松便能知道准确数量。”

  小小的无人机,在农业统计调查中展现出大身手。冯晟臻向记者透露,未来,无人机遥感测量技术还可能应用到投资、沙漠化监控等诸多领域,实现直接调查实时直播。

  “现在,我们所从事的统计工作不仅注重结果准确,而且更加注重服务性,重视与公众的开放互动。”在采访过程中,冯晟臻不断向记者强调,自己所从事的统计工作随着无人机、大数据等技术手段的应用,在注入科技元素后更规范、更透明,也更开放,更重视与公众互动。

  在成都,不仅是统计工作更科学准确,与企业、群众工作生活息息相关的政府职能部门也正不断转变理念,把企业和群众的痛点、堵点、难点作为改进政府服务的重点,不断“出实招”。成都工商为全市范围内登记的3000户企业提供上门服务;双流自贸试验区在全省率先推行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项目开工前平均审批时间由197天缩短至60天,同时推进“先进区后报关”、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申报;锦城绿道将建1050处体育设施、46个体育服务综合体等,助力成都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成都天府国际空港新城周围学校、安置房、人才公寓等民生工程正加速建设

  成都正不断努力践行新理念,推进高效能治理,回应企业诉求和群众关切,从企业所需的便捷高效政务服务到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都不断出台务实政策和举措,不断推动政府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不断为推动高质量发展注入强劲力量。

  “全面准确地了解决策所需数据,这是政府实现高效能治理的重要前提和基础。科学技术的进步为统计数据准确获取提供了新的渠道和可能,借此构建具有成都特色的统计体系,将助力政府实现高效能治理。”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继瑞这样表示。

  以无人机遥感测量等为代表的新兴统计调查手段,让农业调查有了“新武器”。在杨继瑞看来,科技进步带来的统计手段变革,优势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科技进步带来的统计手段变革提高了统计数据获取的及时性和准确性。”他解释说,传统的调查数据,受成本所限,往往是按年进行统计调查,而新的统计技术实现后,可以实现按季度或者按月份统计调查,甚至可以做到实时动态监测,从而有助于政府实现高效能治理。

  其次,他认为,科技进步带来的统计手段变革使统计调查成本降低。传统的统计调查往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农业调查为例,如果依靠传统的统计调查方法,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当无人机遥感技术实现后,在人工辅助下,可快速降低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从而实现更为全面的农业统计调查。

  最后,科技进步带来的统计手段变革使调查统计结论更为客观。传统的统计调查方法,容易受到人为主观因素或其他因素的干扰,新技术、新手段可对传统统计调查方法带来根本性的改变。

  有了科技进步这个“助推器”,成都应当加快研究形成具有成都特色的统计体系。“根据成都市委十三届三次全会精神,服务于高质量发展的统计体系应严格按照市委设置的路径目标来设计。我以为,探索构建成都特色的高质量发展指标统计体系,至少要涵盖4个方面。”杨继瑞分析说。

  究竟是哪4个方面呢?他告诉记者,一是从统计指标架构上来看,要体现全面性,体现成都特色。统计指标要严格对标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路径,体系中的指标遴选和确定应当全面考虑“区域引领辐射带动能力”“区域发展整体效益和水平”“持续提高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提高市民的生活品质和获得感”“提高城市治理效能和风险防控水平”等各个方面的内容,并以此构建相应的六大成都特色高质量发展统计指标子系统,便于政府绩效考核。

  二是从统计指标设计上来看,要尽量具有客观性。高质量发展是新时代成都的重要使命,因此在构建统计指标时,既要客观考虑速度指标更要有高质量发展内涵。就绩效指标体系的内部关系来说,指标的涵义、计算方法、计算时间和空间范围等都必须统一。除此之外,还要重点考虑成都高质量发展的特色,如“美丽宜居公园城市建设”等指标。

  三是从统计指标的实用性来看,指标设计要具有可行性。为了使成都高质量发展统计体系能够有效地运用于实际,选取的指标必须具有可行性,不能片面地追求理论层次上的完美和系统。因此纳入体系的各项指标因素必须概念明确,内容清晰,能够实际计量或测算,以便后期进行定量分析。过于抽象的分析概念或理论不能作为指标纳入体系,现阶段还无法实际测定的指标也暂时不予纳入体系。

  四是从统计指标横纵向作用来看,要有可比性和可操作性。所谓可比性,就是评估指标应具有普通的统计意义,使评估结果能够实现同级和同类政府间的横向比较以及时间上的纵向比较。可操作性是指在满足评估目的前提下,从实际出发,评估指标概念清晰,表达方式简单易懂,数据来源易于取得,操作方便,同时尽可能采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实现评估考核的自动化与信息化。

  杨继瑞最后指出,“成都实现高效能治理是个系统工程,高效能治理体现在方方面面,但核心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导向。”要把民生特别是食品药品安全、教育、医疗、住房、生态环境等关系群众的切身问题,作为提高政府治理效能的着力点。

  市委十三届三次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成都市委关于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决定》,提出完善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制度环境。全面贯彻落实中央、省委推动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要求,加快研究形成具有成都特色的指标体系、政策体系、标准体系、统计体系、绩效评价体系、政绩考核体系,创建和完善制度环境,引导推动高质量发展。

  同时提出,要科学编制五年立法规划,加快构建与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城市相适应的法规体系,着力完善现代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大力推进“法治政府”建设,全面提升高质量发展的法治保障水平。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大力推进“一网一门一次”改革,打造事项最少、环节最简、成本最低、服务最优的至简审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全面深入推进网络理政,建设高效政务一流城市,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加快形成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

  完善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制度环境,与实现高效能治理相辅相成。《决定》同时提出,深入推进高效能治理,努力提高超大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深化社区发展治理营建美丽家园;实施大气综合治理保卫锦城蓝天;加强水体系统治理重现水润天府;创新交通精细治理实现畅通出行;强化绿色空间治理实现绿满蓉城;强化社会安全治理守护市民安宁。